落音缤纷

你好!
这里是一个线上沙雕,线下更沙雕,私聊瞬间变得软萌,能笑着将自己出卖的重度精分文手小音!
过于沙雕时会自称老子的萌妹
日常化身土拨鼠
一个超喜欢别人评论的二货
通常不会雷CP,除非那种奇葩到一定程度的……
欢迎安利各种作品
主食bl,视情况吃gl,通常不吃bg

。我好像一个不小心就Sans刷屏了。

从未想到我更新的最大阻碍竟然是我不会吹彩虹屁,沉思了

最近沉迷恶魔五月哭,V哥真的好好看啊呜呜呜

我又闲着没事干

我到底在写个什么东西。

是我傻了吧唧的原创。

————————————————



  我爱过你。

  

  无趣的课程对我们来说都没有意义,你在桌上睡着,而那时我就朝你看去。你白皙的脖颈露出一截,发丝搭在那上面,于是我开始想入非非,我想将你生吞活剥,想让你身上的每一处都印上我的标记,想看你在欲望中挣扎却还是无可避免的沉沦,想看你在那之后嘴角不断流出的淫秽话语。

  那时你会叫我什么呢?

  这么想着的我在下课铃响之后把你叫醒,因为到了那个我不记得姓什么的数学老师的课了,你唯一不想睡觉的课,因为你觉得那还算是有趣,更因为你喜欢他。

  好烦啊。

  于是我不爱你了。

  我爱你的一切,唯独不爱你喜欢别人的样子,可我不管做什么你都不会留在我这里,那么我选择退一步,我不爱你了。

  我要喜欢你。

  我不会再包容你了,我不要再看着你喜欢别人的样子了,我不要你喜欢我甚至爱我了,我也不要再试图对你温柔来挽留你了,我要把你锁在我的身边,我只要你。

  我看着我变得不是我,看着你变得不是你,我的强硬还是什么都没能保留,我最开始爱的你还是从我这里离开了。

  然后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我错了吗?我当然错了,可是除了这之外我又能怎么办呢?我不知道,我明明最开始只是爱着你的。

  但我没能继续想下去,急刹车的声音打断了我,天空在我的眼前翻滚,然后沥青砸在了我的脸上。

  我看到了人群中的你,还是三年前没被我改变的样子,就那样从我的眼前走过去。于是我抓住一个路人的脚,他显然是被吓着了,但我还是抓着他,颤抖着把你的所在地告诉他。

  我看到那个你在向我走来,然后你蹲下来抚摸了我的头,一如三年前我这么对你。

  啊啊。

  最后还是。

  

  我爱你。

【点文】深夜来电

猜猜看对面是谁

是许久未见的伍受校园

虽然是中秋番外但实际上也是主线剧情

信息量巨大,估计除了我本人没有人能看明白我在说什么

dbq我只在借着点文的事瞎写 @苏柯和茶 

————————————————


  “喂?嘿嘿嘿……是你啊。怎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嘿嘿嘿……那个明天肯定交给你,还劳烦您多等一个晚上啊——嗯?那件事的答复我已经给过你了吧?不要催我啊~这种事情快不来的,而且……如果最后结果不是你想要的,你又该怎么办呢?有些事情我们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吧,和你一样的还有不少人,小心翼翼维护那个平衡的我也是很不容易的啊。嘿嘿嘿……我就是这么残忍,但这不也是你喜欢的地方吗?总之,看看窗外吧,今天的月亮很圆啊。嗯,中秋快乐,还有晚安。”

  他挂断电话,桌上马克杯里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

  “嘿嘿嘿……当初没收下就好了。”

  他喝了一口咖啡,醇香在嘴里弥漫。

【米伍】上色

开学前最后一更

第二人称,你死了

——————————————————

  恶魔和天使在阴影中深吻,突然一束光线照亮天使的翅膀,于是恶魔轻笑着在那双洁白的羽翼上将墨汁倾倒。



  米迦勒。 

  那是自己仰慕已久的上司。


  “嗯?怎么了吗?”感受到自己下属有些灼热的视线,米迦勒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那个显得有些局促的天使。 

  “啊啊,没有——”你连忙摆了摆手,随便想了个理由转移话题,“米迦勒大人刚和那个凡人谈过了吧?那个叫封不觉的……” 

  “他和传闻中基本相同,甚至还要更加……恶劣。”你有些惊讶,上一个能让他直接说出贬义词的是谁来着?但这不是你现在所在意的。

  “辛苦了,米迦勒大人,这边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说着,你接过了他手里的文件,“您接下来还要出勤吧?”  

  “那就麻烦了,我先走了。”他也没客气,扇着翅膀飞走了,给你留下一个由白色军装和洁白的羽翼构成的完美背影。 

  不知道下次遇见米迦勒大人会是什么时候呢……你心想,毕竟自己和米迦勒的级别差的太多,偶尔能遇见或是共事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希望能再遇见那位大人啊…… 


  意外的,这一天来的不算远。


  一个半月后,你接到命令去处理一件不算棘手的任务时,完全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上他。

  “米迦勒……大人?”顺利完成任务的你在那间废弃工厂的阴影之下看见了米迦勒的轮廓,在昏暗的光线中你有点分不清他身上那套军装的颜色。

  对方没有回应,只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而你也终于看清了,他的军装和背上那对翅膀,都是黑色的。

  “不……不会的吧?米迦勒大人?”惊慌?恐惧?绝望?亦或是愤怒呢?你不太清楚这份堵在你胸口的情感到底是什么,但你确实是迈不动步子了。

  “……真没想到,我们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听到你颤抖的话音,他以你从未从他口中听过的淡漠的语气说出了见到你之后的第一句话。“不过……在今天以这种方式遇到我,是你的不幸。”

  “嘿嘿嘿……”听到那串笑声,你猛地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金发的魔鬼。“米迦勒,你的同僚欸,问候这么冷淡啊?”

  “也不是很熟,就以前手下一个打杂的罢了。”他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但这份笑容和以往如春风一般温暖的笑容不同,只给你带来更多的绝望和愤怒。“你吃醋了吗?”

  “嘿嘿嘿……吃醋?可笑,本大爷需要吃什么醋?”金发的恶魔随意的摆了摆手,走近了你仰慕——或者说曾经仰慕的上司,“米迦勒,你是被你的席德前辈传染了吗?”恶魔的话音在此戛然而止,从你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们正在接吻。


  是一个双方都带着强烈侵略性和占有欲的热吻。


  你想起来了,上一个能让米迦勒把丑话说的那么直白的正是现在和他亲吻的伍迪。

  想到这,你有些惊慌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


  “噗”


  你没能看清贯穿你的到底是什么,只是在向后的同时,看见了恶魔挑衅的笑容和天使冰冷的眼神。

  你倒了下去,咳出几口鲜血,然后看见在恶魔打了一个响指后,上司的羽翼仍像先前那样洁白。

  “嘿嘿嘿……最近很忙啊你。”他为天使扯开领带。

  “如果你和文森特没有到处乱搞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忙了。”他给恶魔解开扣子。

  “嘿嘿嘿……轮到你吃醋了?”

  “没有。”

  

  一根白色的羽毛飘到你的脸旁,于是你把头转过去看着它在血泊中染上血液的殷红。

  那是你眼中最后的光景。

呜呜呜呜我还能怎么说,酥叶说的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我爆哭这就是我的梦中情伍

 @酥叶死掉了 

【ABO企划衍生】落雁归去(序)

内含二阶无情组

自制剧本,写的很垃圾

觉哥在这个剧本里不会出场,但是有提及

我真的很想把伍迪塞进来给洛队回san,但是我找不到好的地方

这个企划终于有了一点惊悚乐园的影子,我也终于有胆子打惊乐的大tag了

演员表:

洛华语——氤氲;苏烨——酥叶死掉了;白北——白色极北;乔柒——锁骨桃花;陈墨——谌末

感谢诸位参与本次剧本并提供角色卡,下面是亲妈名单

假A洛队洛华语亲妈: @落音缤纷 万恶之源苏烨亲妈: @酥叶死掉了   二哈憨批白北亲妈: @易北  医疗队乔柒亲妈: @疯柒   假O墨仔陈墨亲妈: @末之大,鱼缸塞不下 

————————————————

【氤氲,等级60】

【酥叶死掉了,等级60】

【白色极北,等级60】

【锁骨桃花,等级60】

【谌末,等级57】

【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已确认,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五人。】

【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正在搜索其他已就绪的个人或队伍。】

【匹配完成,正在调节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这次的开场白是由一个女人念出来的,声音虽然动听,却透出了一股悲凉之意。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

【本剧本提供剧情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随机抽取一张拼图卡。】

【即将播放剧情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系统语音结束的同时,玩家们进入了以第一人称观看CG的视角。

【25年前,她呱呱落地;】

伴随着系统语音平淡的叙述声,洛华语看到了一个婴儿的出生现场,但是画面上却没有那个婴儿。

【20年前,她开始习武;】

这次是一个简易的演武场,但是,同样的,这上面没有系统语音中的那个“她”。

【15年前,她小有成就;】

【10年前,她走入江湖;】

【5年前,她风华正茂;】

【而如今,她已归于尘土。】

之后的是一块被砍成十几块的巨石,一片沙沙作响的竹林,一个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大门,和一座没有刻任何东西的石碑。

【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只是看到了一队大雁朝着北方飞去。】

最后,一队排成人字形的大雁扑扇着翅膀,从被落日染成橙黄色的天空整齐的飞过,而画面外的某处传来了一声叹息。

“没有‘她’的出场却播完了‘她’的人生吗……这个剧本不会要我找出这人是谁吧?啧,麻烦的事情还真是一大堆,希望这个剧本不要太长吧……我还想去商城‘偶遇’疯神啊……”

心里虽是这样想着,但洛华语脸上仍是那般阳光的笑容,然后下一秒他就和自己的队友一起传送到了一座长满枫树的山脚下。

“只能用冷兵器啊。”说这话的是一个一头金色长发及腰的男性,因为剧本修正的原因,此刻他穿着一身卡其色的袍子。

“未必啊,苏烨,”此时的洛华语已经惯例性地拿出了一个柠檬派吃了起来,到这的话观众朋友可能会说这是个吃货,实则不然,这是洛华语让自己的精神状态保持在一个安全范围的方式——但是暂且不表。“如果我们能确保能够把对方弄死,而且不让其他人发现的话,也未必不能使用违和感强一点的兵器。我担心的倒是60级排到的噩梦武侠本有可能撞上一些……不太武侠的东西。”

他抬头看向西方,夕阳正在向下沉去,而一群大雁正如像CG里的那样从天边划过。

【伍封/封伍】龙之歌(八)

啊……许久未见的龙之歌啊……

其实我觉得到这你们也应该看出我要干什么了吧?嘻嘻嘻

@Black Kylin  @青鸾去  @酥叶死掉了 

前文请戳tag:龙之歌L

以下是正文




  嘿。

  你听说过一个古老的传说吗?

  传说,在山的那一头,曾住着一条黑龙。


————————————————


12……?

  “喂,没有食材了啊。”封不觉站在金币上对着那条像是永远都睡不够的黑龙喊道。

  被吵醒的的伍迪睁开了眼睛,用那双蓝色的眼睛瞄了一眼魔法师,“嘿嘿嘿……再让我睡一个小时……”说罢,他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鳞片,翻个身又闭上了眼。

  “喂!!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啊!你的午觉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封不觉一边说着就直接捡起脚旁的飞刀向伍迪甩了过去。

  只见那把飞刀在碰到伍迪龙鳞的那一刻就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一样,立刻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掉在了金币山上——当然,封不觉对这种事也是见怪不怪了,用伍迪的话来说,就是:“嘿嘿嘿……理论上来说人类不可能对黑龙破防,特别是,本大爷虽然是当前世界上仅有的黑龙,但是我比起我的前辈们也强得多,这叫天赋。”

  不过既然都已经被攻击了,伍迪就干脆把一侧的龙翼放平好,让封不觉能走上的他的背。

  在确认封不觉已经坐好之后,他站了起来。

  “嘿嘿嘿……抓紧我的龙鳞哦,虽然我能帮你挡住气流但是你自己掉下去了我可没办法。”

  “哈?你当本大爷是什么人啊?起飞啦媳妇!”

  “我会在中途把你甩下去的。”

  

13

  伍迪降落在了某个山谷上,人类的足迹不曾到过这里,而且天然就长有不少的可食用植物,就连溪水中的鱼也是难得的上品。

  他靠在树上看着厨艺爆表的魔法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收集食材。微风拂过,但是伍迪没有半点睡意,一如他平常那样。

  他望向北方的雪山,山腰的某处升起了各色的烟雾,黑龙看到后心里盘算一番,的确是到了这个时候了,反正自己今年也准备在洞里待着,现在有了封不觉更好。

  但是事情没有如他所愿,因为他看到了一缕黑烟紧随其后升起。

  一切朝着他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米伍】一见钟情

我早有预谋了

米迦勒×

米苏苏√

天使对恶魔一见钟情这个梗我永远玩不腻 

感谢青鸾大姐头和我想梗,大姐头赛高 @青鸾去 

召唤科代表布丁帮我给你们写解读,柠檬爱她 @酥叶死掉了 

————————————————

  

  米迦勒第一次见到伍迪是在一次类似出差的活动中,虽然天堂和地狱自古不和,但到底是为一个老板做事,于是就在机缘巧合之下,一个严谨的天使和一个恶魔中的贱人见面了。

  “嘿嘿嘿……你就是米迦勒?”

  “那你就是伍迪?”

  米迦勒没有听清伍迪的回答,毕竟他连回问都那么不走心。

  对方的金发太耀眼了。

  

  米迦勒不太记得自己和伍迪的第一次做123爱了,只记得那个时候和他一起去出外勤时对方内敛的冷漠,还有他脱下染血的上衣时,山坡上吹过的微风。

  但是这个恶魔的味道真的很甜。

  他像一颗种子,扎在了米迦勒的心里,吸食对方的目光和逐渐膨胀的感情,而后又将天使绞得更紧,待米迦勒回过神来时,从自己炽热的心发出去的枝条已经把他全身缠满,而那只金丝雀仍在枝头上唱着自己的歌。

  恶魔临走前的晚上下了大雨,雷电的炸响盖住了木床的吱呀声,于是温存之后天使俯下身去亲吻那人的眼角,他说:

  “伍迪,我爱你。”

  米迦勒看见伍迪一瞬间愣了一下,然后把他推开,抓起了自己的外套,那人有些散乱的发丝遮住了湛蓝的眼睛,但他还是起身,对着发色稍浅,却同样是金发蓝眼的情人说:

  “米迦勒,我走了。” 

  

  米迦勒下一次见到伍迪已经是很久之后了的事,而在那之前他就多多少少地听说了对方的消息——还有他身边的人。

  一个是东方的纵横家,一个是冷面的地狱战神,还有一个真正的魔王。而米迦勒心里装着的人也变了许多,他把发丝往后梳,戴上了那副后来成了标志性装饰的眼镜,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米迦勒可以想象伍迪这些年度过的夜晚,没有羞耻心的恶魔在被填满的时候定是像之前那般摄魂,只是他的对象不是自己。

  而现在,对方因为刚刚开启的那个禁术,身形有些摇晃,但他不会倒在自己怀里。

  “伍迪,就差最后一击了,怎么?下不去手吗?”羽翼已被染红的米迦勒用手中的圣剑支撑着自己,难得嘲讽地笑笑。

  恶魔轻轻落地,褪去白光的镜片之下,他的眼睛还是那样不带一丝污垢。

  “……嘿嘿嘿……省点劲,我不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的。”

  

  那个时候,伍迪被迫单膝跪地, 他的状态很不好,右胸上插着的链枪还向下滴血,尽管这个贱人的确很强,在议会的镇压之下,他还是那样无力。

  “我请求议会的仁慈。”

  米迦勒看到他有些诧异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自己。

  他自始至终没有怀疑自己的决定,并始终认为这才两清。

  米迦勒甚至不记得自己当初说了什么,但他确实救了伍迪一命,也连带着替伍迪受了些刑。

  

  伤好之后,米迦勒偶尔会去看望伍迪,对方这次摔得很惨,也因此拿到了一整年的休假,地狱他是暂时不想回去了,于是伍迪回了那个小山坡。

  他拿着一枝白玫瑰走进伍迪的房门,但这次伍迪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而他沉默许久,转动门把手正要离开的时候,伍迪叫住了他。

  “等等——”他听见爱人这么说道,那些金发在日出时还是那样耀眼,丝毫不逊色于那团火球的光芒,“——嘿嘿嘿……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不爱你,也不可能爱你。”

  人间的清晨总是带着鸟鸣声,但他为什么没有听见金丝雀的歌声呢?

  他的恶魔说的对,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什么?

  “临走之前……”

  米迦勒到底还是回过头来走向伍迪,在恶魔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这就是……最后的一吻了吧。”

  “对,没有以后了,米迦勒。”

  他看见那双蓝眼的无情,却找不到留下的办法和理由。

  

  ——所以米迦勒提着伍迪的领子把他摁在了墙上,天使终于有了崩溃的征兆。

  “你就不能——”

  可他被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不能什么?骗你一下?你当本大爷是什么人啊,是你这个鸟人能随便使唤的吗?”伍迪扯着米迦勒的领带把他拉近,两人的嘴唇几乎是要碰到一起,“你算什么啊,米迦勒,你是个天使吗?我凭什么要像你妈一样哄你啊?比起天使,有个词更适合你,叫天真。”

  米迦勒反驳不了。

  但他也没想反驳,因为伍迪和他一样天真。

  他怎么可能放弃呢。

  于是天使把恶魔按在墙上啃咬,嫣红的血液很快流出,染红了米迦勒和伍迪发衣服,鉴于两人都是金发蓝眼,此刻的恶魔到底是谁呢?

  “哈啊……米迦勒,你果然脑子有问题。”

  “你也是,伍迪。”

  “你算什么天使/你算什么恶魔。”

  两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做不了爱人,那就做情人吧。